北斗七星薄荷糖

天使终究是不会来的,可我们还有北斗七星

今天...单位里新上的一套熊猫金币...设计师姓赵……给熊猫起名叫平平……谭总你不来一套?😂😂😂@梦里不知身是客 

555,想看赵医生,想看谭总,但不想看赵医生和小曲秀恩爱!!!看到个名字同框也让我激动了一阵...

一次就好

凯凯在跨界歌王唱的一次就好,编曲老师在歌曲前奏加入悲怆,觉得搭得不要不要的,听得想哭😭

啊啊啊收到了,手感超好,书签超美!今晚开始重温!

基友要去读研了,讨论了一下如果读博留校任教的话题,结果被戳中了笑点!ps:基友姓梁

【谭赵】如烟

●时间线从高二16、7岁到30岁

●谭赵都不是开了挂的人,时间线的最后谭总是一个公司的老板,并不是商界大鳄,赵医生是一个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,不是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主任医师

●背景成都,上海不熟不想瞎编

chapter1


初夏,学校里七里香开得成片成片,白色的星星点点,和翠绿的藤蔓交织在一起,曲曲折折,缠绕成不可分离的形状。高一的小情侣们已经放学,趁着景色不错,逛逛校园,偷偷地牵个小手,打个啵儿,四处洋溢着青春荷尔蒙的味道。而作为月考吊车尾一族,刚被班主任占用了晚饭时间进行思想沟通,饥肠辘辘的只得在小卖部买了面包和薯片,还得回教室上晚自习的谭宗明同学,脑子里想的并非老师的苦口婆心、谆谆教诲,而是感叹夏天啊青春啊怎么就没个小女朋友陪,老子好伤感啊要翘掉晚自习才开心。可是谭宗明同学怂啊,并不敢大摇大摆在学校里晃荡,只有到叛逆少年们的根据地——男厕所最后一隔,抽两根儿烟,以表慰藉。
所以谭宗明同学拉开门看到赵启平同学的时候,还是搁楞了几秒钟。

赵启平,自高二文理分班后,长期霸占文科榜排名第一位置不动摇,班主任明年奖金的指望。这人不怎么喜欢跟班里同学混,校服熨得一丝不苟,背板儿笔直,戴一斯文眼镜,浑身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清高范儿,谭同学私下给贴标签为——高岭之花。
按理讲这种人是不怎么招人待见,可人家特会为人处事,想抄作业的吧随便拿去,找人家问个题也耐心解答,考试想偷看一下卷子人家能把机读卡给你摆在视线所及范围内,所以并不会惹人讨厌。

如果好学生和抽烟是文氏图的AB两个圈,那么一定是A交B子集为零的那一种。谭宗明不知为何脑袋里蹦出这么个两个圈圈的画面。

然后谭宗明就突然结巴了:“你……你你你翘课……来……抽,抽烟?”
赵启平却只是笑了一下。
文氏图再次蹦了出来,谭启平故作一脸严肃:“好……好学生不该……”
赵启平突然噗嗤笑出声:“什么好学生坏学生有的没的…”

夕阳的余光突然透过墙上的通风口照射进来,投影出一块一块温柔的光斑。少年有着直挺的鼻梁和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,眼睛藏在镜片后面看不清。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,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,露出一小截的皮肤。手指白皙纤长,骨感分明。夹着烟的指尖仿佛闪烁着细碎的光亮。
谭宗明突然觉得有一点移不开视线。

“喂…”那手指在谭宗明眼前晃了晃,谭宗明才发现自己又愣神了。
“别告诉老师。”说完赵启平踩灭了烟头,准备回教室去。谭宗明却鬼使神差拉住赵启平的袖子,“那你下了晚自习请我吃东西……”

请吃东西,自然就有回请,自然就有再回请。十六七的少年,吃吃喝喝自然而然就熟起来。



成都CD17,和@梦里不知身是客 的收获...看到摊位都激动地不要不要的!

琰琰和鸽主的挂件好可爱...😍已经挂在包包上了…


@熊师尊掌柜 成都楼诚only求搞~求搞~求搞~💋

咬?

早上起来看了一集“黄小趣街坊”:你“咬”过你对象吗?

被污到23333......(把咬字拆开成两个字来看,懂?),于是开了个脑洞:

明楼(微怒):阿诚你怎么能...

明诚(傲娇):哼哼哼你不满?不满你咬我啊~

明楼(气声):晚上回去好好“咬”你。

明诚(脸红ing):不务正业...

明楼(邪恶一笑):这叫整♂肃♂家♂风♂!

看歌词脑补了一出民国虐恋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970888

本来是想着看王凯点进了这个视频,几刷后研究歌词,开了脑洞。
两人在北平的一个某会议上初见,互相看对眼,因为各自身怀任务以及身份等原因,见少离多,中途一起出过任务或者什么,虐恋情深。最后两人情事被暴露,沦为了报纸上大家的八卦谈资,be,但两人不后悔有过这一段情。(设两人或者其中一人社会地位在当时比较高,诶,楼诚AU不错的样子?身居高位的明长官和地下党青瓷?)
好想写写写,或者剪剪剪,然而我大概做不到😭

 @梦里不知身是客 我昨晚还梦到片段了!炸!


歌词:

记得吧初识是在北平满座高朋席上位
彼时厅堂两端慵懒目光游离中猛一汇
不知名与姓也默然 敛笑遥举杯
便方知在座诸位
皆非我类 只那一人绝非碌碌之辈


也记得吧我隆冬时节徒手折的那支梅
或你曾追着一寸鸿毛奔过的长街与巷尾
它们皆随光景倾颓 烟尘中入睡
却依着当时眼底
一刻无悔 宛如陈痂般尖刻而唯美


容我择日疯 来年撞日死
孤身迈入这喧沸城池
逆人海向你撑开双臂如是
天地间最无名的勇士


炮火下深拥 硝烟中对视
挽手共赏这荒乱人世
残垣火光映你轻一笑也似:
尘俗间最无畏的 沧桑稚子


只与你迎着月色边嬉笑边漫步大雨滂沱
只与你流浪在长天旷野任凭霜雪身后落
也只肯为一人甘心 身负沉疴
滔天风暴中坦身
一撩袍泽 千沟万壑亦可泯然畅游过



容我择日疯 来年撞日死
孤身迈入这喧沸城池
逆人海向你撑开双臂如是:
天地间最无名的勇士


炮火下深拥 硝烟中对视
挽手共赏这荒乱人世
残垣火光映你轻一笑也似:
尘俗间最无畏的 沧桑稚子



一腔爱与执 何惧他人知
满城散飞着墨迹报纸
兜售你我-三两行风流轶事
渐沦为路人闲时谈资



时光拔足逝 又恍若静止
生平苦难是造物仁慈
积攒才换来与你寥寥情史
揽衣对坐岑寂时 便可谓天赐